新闻投稿箱
首页 > 奇闻异事 > 正文

会泽娜姑仁智庵轶事
2015-01-09 14:38:12   来源:会泽宣传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
作者:陈耀邦  编辑:邱冬琼  发布日期:2014-12-19  新闻来源:  浏览次数:137
在会泽县娜姑镇乐里村上水洞的东南方,有一座龙王庙。这座庙在史料中叫“仁智庵”,是娜姑开凿上水洞的纪念性建筑。始建于道光二年(1822年),光绪九年(1883年)又进行了大规模的续修扩建。仁智庵的建设依山傍水,因其地理位置特点而取景布局,不受中轴线所制,系寺庙与园林相结合的建筑群。
要讲仁智庵,就必须从上水洞说起。娜姑坝子古时候缺水,当地人“彼耕此辍,荒芜甚多,人民转徙未定”。乾隆初年,云南总督兼任巡抚张允随在全省大兴水利建设,当时会泽娜姑有乡民郭开甲、陈启义、陈仕通等有志之士,首倡于乐里村后开凿山洞将披戛河(以礼河)水引入坝子。《清实录·乾隆朝实录》记载:“云南总督兼管巡抚张允随奏,东川府属娜姑汛荒地一区,据汉、夷呈请于披戛河筑坝引水,开钻山洞放注,可成水田七八千亩。当饬布政使借给库银一千两,责成东川府上紧开筑。”
开凿工程从雍正十三年(1735年)开始,因工程浩大,技术落后,致使数十位投资人家产荡尽,资助耗光,无力再办,遂停。时隔数十年后,于嘉庆元年(1796年),有郑清选(字荣之)从鲁甸乐马银厂暴富而归,路过娜姑,得知有此项工程未竣,且凿洞有识,加之囊中有余,经其查看实属错位,乃续请凿之,三年后洞成。
《东川府续志》记载:“仁智庵创建之始,既系因水洞告成,意在建以报功”。《娜姑镇文物志》(陈兆彩著)记载:“仁智庵坐北朝南,占地1804.8平方米,建有山门、月亮门、长殿、水榭、亭台、东西鱼池、单孔石拱桥、正殿、东殿、西殿及书房。”
正殿建于石砌基台上,基台高1.8米,置石阶13级,通面阔12.3米,通进深9.9米,檐高4米,青筒板瓦覆盖屋面,抬梁木构架,歇山顶。正殿供奉龙王、龙母、风伯、雨师等塑像,天花板绘“二十四孝”图案。东殿内供奉首倡开凿水洞的郭开甲、陈启义、陈仕通“三洞主”牌位。西殿供奉泥塑禹王和石雕龙神像,天花板绘“伯牙碎琴”等故事。西殿院中建半圆形月牙龙池,清泉穿院而出,流入院外鱼池。
大型石雕月亮门由三块砂石和一块青石组成,门首浮雕双凤朝阳图案,门左右有长联:“领不尽风光,山秀泉清,花明柳翠,万物欣欣任我欲;藏得些佳趣,春游夏赏,秋收冬吟,四时洩洩少人知。”仁智庵自然环境优美,建筑风格融寺庙与园林为一体,历史上曾是娜姑的一大景观,常年均有人玩赏。
在娜姑,有很多和龙王庙相关的故事和传说。龙王庙由郑清选主持建造,后由其孙郑兴东续修和扩建,建设资金从上水洞受益的田亩筹集而得。后来乡士们觉得“龙王庙”既不雅也不实,因上水洞乃人工所凿,与龙王关系不大,故更名为“仁智庵”。其意出自孔子《论语·雍也篇》: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;智者动,仁者静;智者乐,仁者寿。”庵乃庙堂之意,亦指书斋,这里两者兼用,故更名且置“仁智庵”匾额于大门之上,乡民仍习惯称“龙王庙”。仁智庵置有岁修田地(用田租作为每年维修水洞、沟渠和房屋的费用)多亩,且一直由郑姓经管。
相传,有一天,郑清选于书房闲坐,他想到水洞已成二十年,大水注入娜姑海坝灌溉田亩,干旱荒芜之地已变成美腴之田,乡民可永居不徙。同时他也想起前辈洞户倾家荡产,已在九泉之下,未能看到这一片片郁郁葱葱一望无际的禾苗。
郑清选正浮想联翩之时,恍惚间他看到有一位老翁来访,老翁自言:“老朽乃陈仕通也,到此有要事磋商……”正待详述之时有女佣人进来,一声“恭喜”将郑清选从午梦中惊醒。女佣人道了个万福:“恭喜老太爷又见一辈人了,是个孙子。”这刚出世的孙子就是后来的郑兴东,因为郑清选在孙子出生时梦见陈仕通托梦,民间传说由此认为郑兴东是陈仕通轮回转世。可能正是源于这个梦,让郑清选动了建庙供奉三洞主的念头。屈指算来,龙王庙的建设时间和郑兴东出世的时间还真的基本吻合。多年后,郑兴东成为郑姓水利世家中最有作为的一代水利人,他16岁考取秀才进入东川府学读书,25岁开始带领乡民修建海河和开挖下水洞。他还热心公益事业,捐款修桥、施地建老人房(敬老院)。郑兴东76岁时重游泮水,受到东川知府冯誉骢的隆重表彰,他在娜姑的水利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不怪民间把他传说为陈仕通转世。
仁智庵和岁修田地究竟是属郑氏所有还是归全乡公有,产权并不明晰。十九世纪末期,郑姓后人将仁智庵匾额改为“郑氏仁智庵”,毁异姓牌位,仅留下陈仕通牌位,且将文字改为“助凿洞之经理陈仕通之位”,仍在其“家祠”享受香火,就是因为“郑兴东是陈仕通轮回转世”的传说。郑氏此举是为投石探路,想看乡人有何反应。不曾料乡民对此无动于衷,不以为然。直到郑氏进一步将“郑氏仁智庵”匾额换为“郑氏家祠”,乡民们才“视之激怒鼎沸,怨声不胜切齿。”
邹学富、陈琨、黄文金等娜姑绅民,先组织人由王岐三等带领将“郑氏家祠”之匾额摘掉,移于白雾老人房处悬挂,并组织乞丐迎匾游街。郑氏不防当地绅民会来此一手,慌了手脚,托人来赔礼道歉。随后白雾乡民和郑姓之间打起了旷日持久的官司,历时20多年,从清朝打到民国,从会泽打到昆明。这场涉及公产公益的争讼案,于民国九年云南省高院判决郑姓恢复仁智庵匾额和牌位告终。陈琨逝世后,民国三十五年,郑姓又将仁智庵匾额易为郑氏家祠。当时的娜姑镇长陈兆康欲效其叔父陈琨与郑姓较量一番,已着手收集资料,准备为仁智庵再打官司,由于世事变迁,最终不了了之。直至解放以后,仁智庵被收归公有,这一历史纠纷才罢休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轶事

上一篇:【涨姿势了!】古代房地产那些奇闻异事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